【文化】走進泉港方言的獨特世界:三里不同音 一村多方言

在泉港的不少鄉鎮,呈現出了“三里不同音,十里不通俗”的特點,不僅有只隔了一條路,村與村之間方言就各有不同的情況,甚至還有“一村多方言”的現象存在。雖然彼此之間是老鄉,卻說著不一樣的方言。

行走在泉州市區人來人往的西街,除了聽到南腔北調的普通話之外,你也許還經常會聽到熟悉的閩南話及來自全國各地方言。而萬一如果你對其中的某個陌生路人感興趣,只要有勇氣上前和他交談幾句,或許就能通過了解他的語言,在第一時間了解到他某些個人基本信息。

如今,方言的重要性,開始被越來越多人所重視。它不僅是個人文化身份的認證,更是故鄉的胎記。

“你們都算是泉州人,為什么他說的方言,你會聽不懂呢?”時至今日,不少人經常會有這樣的疑問。事實上,這種現象并不少見。在這其中,泉港就是個典型。如果你到過泉港界山鎮,你或許會發現,這里雖然屬于泉州,卻通行莆仙語系,就連有些風俗都和莆田仙游一樣。而這,不過是泉港區方言多元,傳承獨特的一個縮影。

在泉港的不少鄉鎮,呈現出了“三里不同音,十里不通俗”的特點,不僅有只隔了一條路,村與村之間方言就各有不同的情況,甚至還有“一村多方言”的現象存在。雖然彼此之間是老鄉,卻說著不一樣的方言。日前,記者深入泉港區各鄉鎮,考察了當地獨特而有趣的方言現象。

山腰鎮新宅社區山前自然村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講述村里方言的歷史

村里老人講述關于古井與村里方言的傳說

傳習上古漢語  一村多方言

說起一個地方當地的方言,就不得不提其地理區域位置。從地理上看,泉港的分布區域有其特殊性?!叭郦毦哌^渡性地貌,它位于福建沿海中部的湄洲灣南岸,南面與通行閩南方言的惠安縣接壤,北面則同通行莆仙方言的莆田仙游相連?!比蹍^方志館副館長陳小燕向記者介紹道。而正是因為存在著這樣的地貌特點,長此以往,導致泉港區內方言存在閩南語系和莆仙語系的過渡性特征,并保存了中原文化的一些特征。比如說,在泉港樟腳村,時至今日當地方言依然稱母親為“媼”,這個字其實就是上古漢語的用法。這是漢朝時期劉邦母親的名字,當時漢高帝劉邦命令全天下人稱呼母親為“媼”。在宋朝詩人辛棄疾的《清平樂·村居》里,亦有“醉里吳音相媚好,白發誰家翁媼?”

“從總體上來概括,依據歷史民俗和地理位置,目前泉港區的方言特征大致可分為三大塊:首先是閩南語系,主要分布在涂嶺鎮的絕大部分村和山腰、前黃兩個鎮;其次是‘頭北話’,主要分布在后龍鎮、南埔鎮和峰尾鎮;最后是‘頂路話’,基本接近莆仙話,又融入‘下路話’某些成分,主要分布在界山鎮和涂嶺鎮北部靠仙游縣的自然村?!标愋⊙嗾f。但最有意思的是,從泉港區縮小到一個鎮,甚至是一個村中,都存在著多種方言的有趣現象?!氨热?,在涂嶺鎮白潼村,隔著一條路,一邊說莆仙話,一邊則說閩南語……”陳小燕舉例道。

2016年,集美大學誠毅學院副教授陸露曾與泉港區委史志室合作對“頭北話”進行了較為系統、翔實的調研。根據她的研究,泉港區原轄域屬泉州府,位于惠安縣的最北邊,故而一直有“頭北”(“頭北”即有最北方之意,海外的習慣稱謂)之稱。此塊地域恰與莆田仙游相交,這種獨特的地理位置和特殊的歷史背景,使泉港地區的人民在生活、交通、經濟等方面與惠安、仙游交流頻繁,互相影響并互相交融。方言上亦形成泉州閩南、莆田莆仙兩大方言帶間過渡的獨特性語言,即“頭北話”,又叫泉港話、下路話、惠北話,主要分布在南埔鎮、后龍鎮、峰尾鎮一帶。其中又以南埔、后龍的內部一致性最強,本地人即以此為泉港方言的典型代表?!邦^北話”在語音、詞匯、語法上均自成特點,與惠安話和莆仙話各有區別,具有較高的辨識度。

不僅如此,“頭北話”甚至早已經漂洋過海,傳到了臺灣地區?!皳嚓P族譜及史料記載,最遲自1742年,即有泉港頭北人自原鄉遷徙至臺灣,或聚宗姓、或聚鄉親而居,形成許多與泉港頭北人血脈相連的同宗聚落。通過目前初步訪談、查閱譜牒資料調查得知,在臺灣的頭北人約有4.3萬人,主要分布在新竹苗栗沿海一帶?!标懧墩f。

村民向記者介紹村里的歷史變遷

頗有傳奇色彩的古井

“井”“巷”傳說頗有趣味

記者來到了山腰鎮新宅社區山前自然村。據說,這個村正是泉港地區“三里不同音”“一村多方言”的典型體現?!拔覀兇迥壳翱偣泊蠹s有1300多人,其中有姓莊的大概800多人,姓程的有500多人。雖然都是一個村的,但通行的方言卻有兩種,主要是按照姓氏的不同來區分:姓程的村民主要說‘頭北話’,而姓莊的村民則主要講閩南話?!毙抡鐓^居委會主任唐雙平告訴記者。

為什么會產生這樣的現象呢?這或許可以從地域和歷史上來找原因。據了解,早些年的時候,村中程姓村民主要居住在靠北面,靠近后龍鎮,后龍鎮的主要通行“頭北話”;而莊姓的村民則普遍居住在靠南面。另一方面,據記載,程姓村民的祖上,早年是從安溪遷移過來的,而莊姓村民的祖上則是從永春過來的。

山前自然村老人協會副會長程興枝今年75歲,從出生直至現在,他一直生活在這個自然村。對于這些年來當地的民俗風情和歷史變遷,他頗為了解。他向記者介紹道,之所以村里存在兩種姓氏,通行兩種不同的方言,其實有兩種說法,一種是關于井的說法,另一種則是關于巷子的說法。在他的帶領下,記者見到了約有一米多長的兩口方形井?!斑@兩口井可不簡單,已經有一百多年歷史了。在我們村里,姓程的吃北邊井的井水,所以講‘頭北話’,而姓莊的吃南邊井的井水,所以講閩南話?!崩先诵χf道。

隨后,記者來到了村中原被稱為“公館巷”的舊址。傳說中,在一百多年前,這里曾經是熙熙攘攘的街市,是村里最熱鬧的地方。而如今,這里除了兩棟頗具閩南特色的大厝,再也看不到關于當時街市的痕跡?!耙灿辛硗庖环N說法,以巷子為界,原本住在這條巷子北面的姓程,講‘頭北話’,而南面的則姓莊,則講閩南話?!?/span>

一巷之隔,卻通行不同方言

傳說中“公館巷”的舊址

祖上有約 和平共處

雖然都是同村人,卻說著不一樣的方言。是否會引起諸多不便?其中,最直接的影響就是日常生活中,雙方是否能夠互相聽得懂對方的語言,進行正常的溝通呢?“祖祖輩輩在一起生活了多年,盡管都說著不同的方言,但村民彼此之間還是能夠聽得懂對方所說的話。日常溝通交流,并不存在問題?!毙抡鐓^居委會副主任莊水軍告訴記者。在記者的要求下,一位名叫程文才的村民,分別用閩南話和“頭北話”說了“你吃飯了嗎?”這句日常生活用語。在這過程中,記者發現,雖然當地人所說的“頭北話”和閩南話在語音語調上,有所區別,但只要多加留心,再結合肢體語言,其實還是能進行溝通的。

更有趣的現象是,記者發現號稱在日常說閩南話的莊姓村民,所說的閩南話,似乎也夾雜了不少“頭北話”的語音語調,與泉州市區人所說的閩南話,有較大的差異;而日常說“頭北話”的程姓村民,所說的“頭北話”里,也夾雜了不少閩南語的味道。如果根據語言學家葉蜚聲、徐通鏘中《語言學綱要》的定義,這或許就是“語言接觸”的典型表現。而“語言接觸”的最終結果是,在兩種語言之間,通過不斷地交流與融合,最終將會產生一種新的語言。未來,這里是否會產生出一種新的融合性語言?這就不得而知了。

“其實,早年的時候,姓莊的一開始剛來到這個村莊的時候,姓程的村民都感到不安,擔心受到欺負。當時姓莊的村民見狀就主動立下了規矩,今后兩姓氏的人在一起生活,要相互照應,絕對不可以欺負對方?!背膛d枝說。在當年老祖宗的約定下,大伙盡管姓氏不同,甚至連語言都存在差異,但經過了多年的相處,還是在一起和平共處,直至今日。

(早報記者 周湖健 賴小玲 通訊員 林進輝 陳小燕)

  【編輯:賴小玲】
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赚钱棋牌游戏可提现 申城棋牌官网安卓版下载 广西游玩十三张官网下载 赛车pk10开奖软件 gpk劈鱼来了游戏下载 哈灵上海麻将官网 多乐彩中奖彩民故事 合数单双一波中特 棋牌娱乐大厅 上海天天彩选4详情 期货配资成本